RH阴性血究竟是外来血统还是基因突变

如果换成是以前,我肯定会一巴掌扇在韩笑笑那张非常欠扁的脸蛋上,可这样肯定会给莹姐惹麻烦,我不敢动手打韩笑笑,只是骂了她一句。 我以为韩笑笑会大发雷霆,没想到她却诡异的笑了笑,并且还拦住了准备过来打我的王妈。我心里纳闷,韩笑笑又要耍什么阴谋? 我看着韩笑笑忽然冲着莹姐喊了一声,“后妈,你弟弟的话你听到没,你过来满足他的要求吧。” https://www.jolocn.com/wp-content/uploads/2019/11/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672.jpg 莹姐满脸通红,喝斥了一声笑笑不要胡闹。 我羞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个韩笑笑太可恨了,她居然拿莹姐做挡箭牌。韩笑笑一脸嚣张的冲我喊,我妈就在那,有种你就过去啊!哈哈哈…… 我恼羞成怒,指着韩笑笑张口又想骂,可话到嘴边我硬生生憋了回去,我都不知道该骂什么了。 韩笑笑得意的大笑着扬长而去,我偷偷看了眼莹姐,莹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脸上全是失望之色,转身走上楼去。 我又丢人了,莹姐肯定对我很失望,都是该死的贱人韩笑笑,我心里暗暗发誓,有机会你要是落在老子手里,老子一定让你好看。 我一个人强忍着恶心,把那条充满狗屎和尿骚味的被子拿掉,心中不停的咒骂韩笑笑,这样的贱人就活该被人一百遍。 等韩笑笑回来后,在我房间里给那条狗安了一个简单的窝,真的让我跟一条狗住在一起,还威胁我,如果她的狗有什么好歹,就要我偿命。 我敢怒不敢言,我不是害怕韩笑笑,而是担心如果我在惹韩笑笑,莹姐又该生气了。 夜里睡觉的时候,房间里忽然多了条狗,我有点害怕,虽然这狗不大,但心里总觉得别扭的慌,我趴在床上看那狗,那狗也瞪着我,我心里琢磨着,要怎么样才能把这只狗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又不会让韩笑笑怀疑到我。 第二天韩国良去公司,韩笑笑去上学,莹姐临走的时候跟我说找个机会她去求下韩国良,给我办转学手续,让我重新回学校上学。我没有吭声,我对上学没兴趣,更不想莹姐去求韩国良。不过莹姐根本没有征求我的意见,说完就走了。 王妈要去买菜,又把我赶了出去,还让我牵着韩笑笑的狗去外面溜一圈,还威胁我别耍花样,如果那狗丢了,就拿我是问。 我在心中暗骂一声老不死的,然后牵着狗就往外走,韩国良住的这个高档小区有不少遛狗的。 我看了看手里牵着的这条狗,是条母狗,我往公狗多的地方遛,那几条公狗立刻开始围着韩笑笑的这条母狗打转。 不过我等着几条狗打的火热的时候,拉着母狗就走,母狗不情愿的对我叫,我根本不理会,硬拉着它就走,那几条没得到满足的公狗就一路跟在后面,一直来到韩家。 我关上大门,任由那些公狗狂叫,叫了一会那几条公狗就无奈的离开了,我要做的第一步也达到了。 连续三天,我都是在母狗和公狗们打的火热的时候离开,然后我就把母狗关起来。等到韩笑笑去遛狗的时候,那条母狗就再也没回来。 韩笑笑气的回来对我大骂,问我对她的狗做了什么,我说是你自己出去遛狗把狗弄丢了,反倒来怪我,你还讲不讲道理? 韩笑笑只是怀疑,她一点证据都没有,只能狠狠的瞪我两眼,威胁我说如果她抓到证据证明是我搞的鬼,到时候一定让我好看。 我笑着耸耸肩膀,告诉韩笑笑尽管去找证据,但是如果没有证据就别来诬陷我。我心里暗笑,她找屁的证据,要怪就怪她的狗太骚,离开了公狗活不了。 韩笑笑根本找不到证据,就算她明白了她的狗为什么会跑,也怪不到我头上,我为自己报复了韩笑笑一把开心极了,终于让这小丫头吃了次瘪。 没有了狗,我总算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莹姐告诉我说今天她就准备找个机会求下韩国良让我上学的事,我不满的低估了声,说我不想上学。 结果莹姐忽然就甩了我一巴掌,大声的骂我,说不上学以后怎么能有出息,难道像这样寄人篱下一辈子么? 我不明白莹姐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被她打的有点蒙,愕然的点点头。 今天不用遛狗,我一个人出去转了一会,等到我回来的时候,院子里的门已经开了,应该是王妈买菜回来了。 我敲了敲门,韩笑笑的头忽然露出来,这个时候韩笑笑不是应该在学校上学吗?我纳闷的冲口问了声,你怎么回来了? 韩笑笑诡异的笑了笑,对我说你进来就知道了。 我一进门,顿时一股热血冲上脑门,我看到莹姐被人绑住了,躺在沙发上,莹姐旁边站着两个黄毛青年在抽她巴掌。 莹姐的头发还湿漉漉的搭在肩上,看一眼就让一个正常男人血脉膨胀,看来莹姐是正在洗澡的时候被人拉出来的。 我听到莹姐对韩笑笑惊呼,“笑笑你这是做什么?” 我也喊道:“韩笑笑,你快放了莹姐,有什么冲我来!” 韩笑笑伸手甩了我一巴掌,打的我半边脸火辣辣的疼,她看着莹姐大吼:“我做什么?你问问你的好弟弟就知道了,他不是故意弄走我的狗吗?那我就找人收拾你!” 听了韩笑笑欺负莹姐的原因我顿时呆住了,我只是赶走了一条狗而已,韩笑笑这个贱人居然把她的狗跟莹姐相提并论,还用我对付她的狗的方式对付莹姐,卧槽尼玛的韩笑笑。 韩笑笑冲我得意的笑着说,“你以为你做的事情我就查不出来吗,我早就告诉过你得罪我的后果,现在我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惊怒交加,大叫一声韩笑笑你疯了吗,你还是人吗?你这么做是韩国良也不会答应的,莹姐她怎么说也是你后妈啊! 莹姐也吓得不清,声音带着哭腔哀求韩笑笑,让韩笑笑不要做傻事,说她这是在犯罪。还说如果让韩国良知道了,肯定会打她的。 韩笑笑冲我吼道,“你给我闭嘴,如果不是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插足,我亲妈也不会离开。还有,别跟我提韩国良,他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我恨他,我就是要让人打他老婆。” 韩笑笑狰狞一笑,对着那两个在一旁快要流出口水的黄毛招招手,喊了一声动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olo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