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湿热花径舌探进去紧致,男朋友强抱着我在图书馆做

张寒一听这话,心里激动坏了,连忙说道:谢谢三虎哥,我一定努力跟嫂子学习……

文学

三虎点点头:咱哥俩聊聊正事吧!兄弟,这几天你先跟你嫂子好好学习,我去观察观察那驴日的张德旺会不会去镇上,如果他去镇上了,那咱们哥俩就开始合作,你先把马兰那个浪女人给办了,把马兰那个娘们弄舒服了,她以后说不定还死心塌地地让你睡呢!等你多跟她睡几次,我再找机会对张德旺这个驴日的下手。

三虎哥,为什么还要等多睡几次再下手?张寒觉得三虎好像又有了什么新想法。

三虎笑道:兄弟,刚才我去张老师家,他正在给你写感谢信,说是到时候让张德旺在广播里播出,完了还会去跟张德旺商量着把你救人的先进事迹报告给镇里,让镇里宣传你,这对你可是有好处的,你的名气越大,以后的路也就越好走,将来我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嫂子和二毛还要靠你照顾呢!

张寒轻叹一声,微微点了点头,三虎整个人活着就是为了报仇,这时候自己已经没办法劝他了,如果他报不了仇,搞不好哪天就想不开、真寻短见去了。

三虎交代完自己要交代的事情,便对张寒说:我去茅房蹲个坑,你赶紧去张老师家吧!

张寒点点头,眼看三虎进了茅房,他便兴高采烈地跑到了厨房里,见翠儿正撅着丰臀在水缸边刷牙!

眼看翠儿妙曼的腰肢和丰腴的翘臀,想到昨晚的一夜春宵,张寒顿时性起,一把从背后抱住了她,激动地说道,嫂子,我三虎哥说了,让我再跟你学习几天!今晚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睡,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可以天天睡那里!嫂子,今晚再给我好吗?昨晚我没还过瘾!

张寒这家伙还处于要数量不要质量的年纪,血气方刚,恢复也快,若不是怕三虎生气,刚才在储藏室他还可以跟翠儿大战三百回合。

翠儿心里欢喜、俏脸绯红,扭过头来,嘴里还全是牙膏泡沫,漱了口水后才娇羞的对张寒说:张寒兄弟,要是总在我家里,你三虎哥能受得了吗?

我三虎哥不会在意的,是他主动让我再跟你多学学本领!张寒边说边用手摸翠儿的大腿并且往上游荡。

死张寒,别弄了,你会要了嫂子的命哦!翠儿被他这么一弄,心底也荡漾起来了,毕竟是三十岁不到的,昨晚被张寒彻底点燃之后,现在在张寒面前简直一点就着!

不,嫂子,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的人、要你的身子!张寒一看翠儿胸前的傲人,立马热血沸腾了起来。

别,死张寒,嫂子迟早会死在你手里,嫂子受不了!翠儿嘴上虽然反抗,但手上却把牙刷扔掉了,没命地搂着张寒的头往自己身前按。

张寒的手迅速地往她的腰间探索,想松开她的腰带,就地解决她,这家伙因为有了三虎的旨意,胆子也大了,觉得翠儿就是他的女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也不分场合了。

两人正要进入实质性的战斗时,就听门外有人喊道,三虎兄弟,感谢信写好了,你跟我一起去村长家吧?

来人是张海张老师。

张寒赶紧松开了翠儿,翠儿羞得抬手打了他一耳光,但没舍得重打,只是轻轻一摸,嗔怪道:你个死张寒,你真要嫂子的命呀?你明知道嫂子疼你,舍不得拒绝你,可你也要分场合呀?你刚才要是真开始了,让张老师看见还不惹了大祸啊!快躲到门后面去,别让张老师看到你!

张寒虽然被打,但一点也不生气,翠儿刚才这句明知道嫂子疼你,舍不得拒绝你,对张寒有着特别的意义,他笑嘻嘻地跑到了厨房门后面,躲了起来。

这时就听刚从茅房出来的三虎在院子里回应道:好嘞张老师,你在门口等我一下,我马上出来!

说完,三虎先到了厨房里,见翠儿在洗脸,便对她说:我跟张老师去张德旺家,他给张寒兄弟写了封感谢信,要村长在广播里播,然后还要贴出来,还要请张德旺这驴日的送到镇里去宣传。

翠儿说:你也去张德旺家?要不让张老师自己去吧!

翠儿生怕三虎去了张德旺家里,一时冲动干出点什么事来。

三虎摆摆手:张寒兄弟救了咱两家的孩子,只让张老师自己去也不像话,而且这是好事儿,张寒兄弟说不定从这次开始,好运就来了!他这次要是能变成咱们镇里的名人,等我弄死这驴日的张德旺,也许张寒兄弟能做村长呢!

这时候,张海在外面催促道:三虎,你快点呀!

哦,马上来了,媳妇,以后不管怎么样,多跟你在村里的那些姐妹们说些张寒兄弟的好,把他的正面形象树立起来,他真要做村长了,你跟二毛就有福气了,我哪天真的死了,也瞑目了!

三虎说完,扭头便走了出去。三虎走后,张寒从门后出来,头顶上都是蜘蛛网,翠儿一瞥笑了,说:死张寒,赶紧刷牙洗脸把头上弄干净吃点东西滚回去,想跟嫂子学习就等晚上再来,你要是再呆在这里,嫂子就要被你害死了,没完没了!

说着,翠儿嗲嗲地将自己的牙刷递给了张寒。:拿着,就用嫂子的牙刷刷你的狗牙,嫌弃不?

张寒接过牙刷,坏笑道,嫂子,我昨晚都吃你好多口水了,你也喝了我不少口水吧?谁嫌弃谁呀?从此以后,我就是你,你就是我,这叫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臭小子,就是会哄嫂子开心,赶紧刷牙去吧!嫂子先到客厅里去,等下有人进来看到你在这里不太好,你也要快点!

翠儿嘱咐完,扭着大蛋子出了厨房。

张寒用翠儿的牙刷和洗脸巾洗漱完毕,溜到客厅里,见翠儿正在吃饭,他见没有自己的,疑惑地问道,嫂子,我的呢?。

翠儿指着她跟三虎的房间说道:臭小子,嫂子舍得饿你呀?诺,你到屋里去吃,别让人看到了,饭菜都在屋里呢!

我说呢!嫂子肯定不舍得我饿肚子,昨晚我可是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

张寒说着,一脸坏笑的看着翠儿:嫂子,我以后天天使吃奶的劲跟你学习,好不?

翠儿心里一喜,佯骂道:死张寒,你要真这么爱学习,怕是早成大学生了!

嘻嘻,我是大学生!我是嫂子大学的大学生!张寒说完,坏笑着钻进了翠儿的屋内,果然,屋里摆好了一碗饭,里面还夹满了菜,还是嫂子会疼人啊!昨晚没有白辛苦!

张寒吃完饭,翠儿不敢让他在家里久待,两人属于新婚期,粘在一起就想恩爱,特别是张寒,眼睛落在翠儿身上就想尝一尝,翠儿哪里受得了他这种没完没了的挑逗?

张寒从翠儿家的小门里溜走后便回到自己的小窝。

他平时在村子里负责放放电影,赚的不多也就勉强够花,所以他的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除了一张床,锅碗瓢盆之外,几乎没有物件了,所以,他家从来也不锁门,平时就只是把门掩上。

到家后,他斜躺在自家硬硬的木床,脑子里还是昨晚和翠儿一幕幕激烈的片段,心里不禁感叹:你妹妹的,女人的身体就是好啊!要是翠儿天天可以陪自己睡觉就好了。

张寒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时,就听到外面有人说笑:杏儿,又来请张寒这个坏小子吃饭了?

杏儿那如银领般悦耳的声音传来:是啊!花婶,要是没有人家张寒,我们家小强和二毛就没命了,所以我们两家都应该好好感谢人家,昨晚是三虎家请的,今天轮到我们家了,我早上来了一圈没找见他,看看他这会儿回来没有。

我靠,梦中情人来了啊!杏儿可是全村最漂亮的婆娘,那模样、那身段,了不得啊!

张寒一听到杏儿的声音,全身的细胞都活跃起来了,他忙装作睡觉,等着杏儿推门进他的家。

杏儿跟花婶聊了几句,等花婶走了之后,杏儿才来到张寒家门口,先是敲了几下门,问了句:张寒,张寒,在家吗?

听着杏儿香唇里飘出来的悦耳动听的声音,张寒的心瞬间狂野了起来。

昨晚他在跟翠儿共浴爱河的时候,脑海里就曾经莫名其妙的浮现过杏儿的倩影,他当时还想,如果身子下面的女人是杏儿,那会不会把自己舒服死呀?因为这灵水村十里八乡的男人,就没有人见过比杏儿更美的女人,这会儿杏儿来自己家了,更让他心里火急火燎,恨不得立马开门把这美娇娘拉进来,吃他娘个满嘴流油。

虽是心里血脉喷张,但张寒依旧故意装睡,没有回应杏儿。

杏儿又唤了一声,见张寒还是没有应答,便终于忍不住推开了门。

闭着眼睛的张寒一听到门开了,就知道杏儿肯定进来了,他瞬间就觉得一股强烈的渴望在体内升腾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olo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