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修真强少混花都》–(全文在线阅读)

第三章 武技 风极破

卫生间的林子凡听到林的回答,轻声哦了一声,摇头笑着,一边沐浴一边思考着昨夜里奇怪的事。

此时被花洒喷出来的冷水慢慢浇灭了他内心的喜悦,他眉头一簇,静静思考,自己筋脉中那白色液体到底是什么?

不行,不能让有不稳定的因素在我身上,必须搞清楚。林子凡神情肃然,喃喃低语道。

深吸了一口气,他缓缓闭上双目,气神合一,手掌之上快速变幻诡异的手印。

心中默默运转天宗派心法,想一探究竟。

下一刻,识海中白芒闪过,犹如千针刺穴般的疼痛,筋脉之中再次出现了白色液体,心中再次无意识地默念脑海中出现的那诡异心法。

快速运转一周天后,白色液体嗖地一下回到林子凡的紫府中,快速旋转,凝结,固化,形成一个拇指大小的珠子。

此刻的林子凡,似乎忘记疼痛,甚是好奇,心神放在紫府内那颗珠子上,正准备细细感知。

屋外一声巨响打断了林子凡,并伴随着林的惊声尖叫,他那漆黑的双眸乍然睁开。

脸色一沉,眼神闪过一抹狠辣,冷笑道:还真是敢来?

他环顾四周,未发现有干净衣服,随即满脸苦笑,极不情愿地穿上了恶臭味的衣服。

低头往衣服上嗅了嗅,嘴角一阵抽搐,心里暗骂道:MD,看来的快速解决你们,这酸爽也是够了,这澡也算是白洗了。

下一刻,林子凡快速拉开门,目光定格在受到惊吓的林身上,快速行去。

待他站在林身边后,伸手将林拦于身后,玩味地笑看着这行人,头也不回地轻声关怀道:别怕,,有哥在,没有人敢欺负你。

林子凡站定,目光来回打量这群人,来人一共五人,居中的是一头黄发,嘴角下一个大大痦子的张二狗。

而张二狗的两边的人都是西装革履,带着大墨镜,俨然是一副打手模样,不过怎么装,也掩饰不住那土里土气的小混混味道。

林子凡随意用神念一感知,发现张二狗等人身上未有真气,知道他们是普通人。

而张二狗旁边四名打手模样的混混,就比普通人强壮一些,对于此时聚气一层的林子凡,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看着眼前的几人,林子凡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心中暗道:就这几个人,也能把你打成这样?我答应过你,欺负过你的,我将一一讨回,他们就当我来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的垫脚石吧。

看着生龙活虎的林子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并且一点也不像受过伤的样子,张二狗露出惊诧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林子凡。

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使劲地揉了揉眼睛,再次仔细上下打量,显然是不敢相信。

转过头对着身边一打手模样的混混,毫无掩饰,并极为嚣张的大声问道:阿伟,那天你们下手很轻?没有打残他?

被询问的打手,狠狠地摇着头,肯定地答道:狗哥,你还不相信我们的手段吗?那一次不是把人给打残至瘫痪的。

张二狗闻言,倒是肯定地点点头,对于这四个打手的狠辣手段还是非常了解的。

而且张二狗心里非常清楚,这四大打手是大有来头,他们是狂牛花大价钱从省城请来坐镇的,被狂牛哥命名为四大金刚,打人的手段极其残忍。

此狂牛解决了很多麻烦,以至狂牛在南悦镇的地位越来越稳固,所以狂牛哥在南悦镇如此逍遥,也得益于这四大金刚的心狠手辣。

回过头来,张二狗不停地打量着眼前的林子凡。心中疑惑重重,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最终还是未吐露一个字。

略微思考过后,张二狗上前一步,眼神之中带着蔑视,直截了当地威胁道:林子凡,100RMB一平米的赔款合同在这里,快点签了,否者……

否者咋样?否者你叫我爷爷?还是跪下求我签?哈哈……林子凡直接打断张二狗的威胁,满脸戏谑之色,并哈哈大笑起来。

面对林子凡的出口侮辱,张二狗正要发作,只见满脸笑意的林子凡再次快速开口说道:给你们一次机会,如果按照正常渠道来进行赔偿,我对你们以往做的事情,既往不咎。

闻言,张二狗脸上先是一阵阴沉,骤然间,脸上表情无比复杂,像是看一样地看着林子凡,继而爆发了雷鸣般的嘲笑声,显然是忘记了林子凡刚才的出言不逊。

良久,张二狗满是嘲讽之色地说道:你是那天被打傻了吗?

林子凡未理会张二狗的话语,一双淡漠的眼神直盯在张二狗的身上,等待着他给出最后的答案。

此时张二狗见他未做声,迎上林子凡的目光,眼中那轻蔑神色一览无余,道:既然急着找死,老子懒得跟你废话,林是老大要的人,林子凡……哼。边说边伸手往脖子一抹,向旁边的手下示意其下场。

语毕,张二狗两侧的打手拿着棒球棒子,冷笑着向林子凡走去。

林子凡摇了摇头,眼中多了一丝淡漠,向看死人一样地看着张二狗一行人。

你们真是找死啊!

我给你们机会都不要,既然找死,那我就送你们一程。

望着向自己走来的小混混,林子凡脸上未有任何惊恐与害怕,却浮现了一抹轻松愉快的表情。

此刻,他目光随意扫视了一眼四名混混之后,视线绕过他们,最终定格在张二狗的身上,眼瞳中,闪过一抹毫无隐晦的杀意。

林子凡冷笑着,脸旁上浮现了一抹肃杀神情,低声怒吼道:哼,我答应过‘他’,林由我来守护。她现在是我的逆鳞,你们还敢打她的注意。

与此同时,张二狗微眯双眼迎上林子凡目光,身体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四处张望,未寻到那里吹来的冷风,望向窗外如火般的烈日,甚是觉得诡异。

轻轻地抽动的鼻翼,像是嗅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双手交叉于胸前,不停地打着冷颤,嘴里大大咧咧骂道:这TMD什么鬼天气,三月份了还这么冷?

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张二狗回头迎上那带着杀意的目光,隐隐约约感觉林子凡变了,变得和两天前的那个林子凡不一样了,却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

他猛地摇了摇头,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心中自嘲道,变了又怎么样?一个十几岁的人能翻出多大的风浪。

随即,张二狗叹了一口气,带着一副可怜与同情的神色望向林子凡。

从他神情中像是可以看到,林子凡想要你命的是狂牛而不是我,与我无关啊。

此时,林子凡根本没心情去了解张二狗的相法,收回目光,转头看着林微笑着说道:,我身上太脏,去卫生间给我找找干净的衣服去。

我不。张视乎明白了林子凡想把自己支开,美目中那充盈的泪光,似乎下一秒就要滑落,然而她却只是悠悠一笑,又将泪水吞回眼眶,那倔强的娇脸顿时舒展开来。

下一刻,林灵巧地绕过林子凡,站在他身前,张开双手,想要保护林子凡一般,闭着双目,娇躯微微颤抖。

良久,她像似做了一个天大的决定,轻启红唇道:只要你们不要伤害我哥哥,我跟你走就是了。

林子凡听到林的话语,心潮腾涌,就像平如镜的湖泊泛起层层的微波,心里似乎有股小小的暖流在心中穿梭。

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原来有亲人是如此的美妙。

即使自己弱小,也要奋不顾身地去保护对方,这大概就是亲情吧。

林子凡看着突然变化的这一切,心中疼骂道,傻丫头,你怎么这么单纯,你以为你跟他们走。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jolocn.com